?
养殖首页
红星凯龙中20-25
04328795
130165506
养殖下载
http://www.motuoweigou.com

【更新中】为了愈合童年的伤我走了一条跟大多数人不一样的路

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> 养殖技术 >

养殖

【更新中】为了愈合童年的伤我走了一条跟大多数人不一样的路

  先给大家介绍一下lz的背景,lz87年生,女,原创音乐人,大学学的不是音乐专业,选择做音乐人,仅仅是因为在上了几年班以后,忍受不了复杂的人际关系,而选择走上这条路。

大多数人会觉得,在职场有些问题是常态,慢慢适应就好了,可LZ偏偏是属于高敏感的那类人,对大家来说,某些正常限度的刺激,在我这里就是惊涛骇浪,可能这样说出来有点抽象,举个例子,比如大家在某些场合被人白了一眼,最多感到很困惑就过去了,在我这那个翻白眼的画面会在头脑的某个角落一直重现,直到我注意到它,然后作为佐证,我的内心会编造各种各样的语言,来攻击我,比如“你是个让人讨厌的家伙”“你丑到让人忍不住翻白眼”“你在无意识中惹到别人了,快想想你哪做错了”类似这种,当我跟别人说到这些的时候,很多人会告诉我,你这样多累,别想这么多了,只有我自己知道这不是想不想的事,而是一种本能,一种在童年为了生存下去而不得不存在的本能,也许现在用不上这样了,可我仍然被这些本能控制着,这是我逃避不了的现实。   lz的父母都是工人,家里兄弟姐妹有很多个,父母基本上都顾不上孩子们,要养活这么多孩子,光生存就已经耗光了他们所有的精力,我爸因为是家里的第一个孩子,从小就被寄养在奶奶家,奶奶在物质上对他千依百顺,除了母爱跟父爱,什么都愿意给他,也是因为这样,形成了我爸以自我为中心的性格,母爱跟父爱的缺失又让他极没有安全感,所以他一方面对一切都有着极强的掌控欲,另一方面又觉得是自己的问题导致父母都远离他,对自己极其严格。

  小学的时候,他父母把他接回市里,因为从小跟奶奶在农村长大,他不会说当地话,经常被别人嘲笑是农村的,这对本来自尊心就脆弱的他来说,是很深的打击,当时他没有什么朋友,力量也很弱小,只能通过抽烟,压抑着对这个世界深深的恨意,忍是他经常会跟我提起的字,这也是我后来遭遇校园凌霸时一直不敢跟他说的原因之一。